子然

灣家,主劍三

江湖。

小短篇。

最後變成丐姐和毒太的相遇了ʕ•ٹ•ʔ蒼丐

文渣,節奏快,內容短。

======

"哎呀!這是哪家的小公子啊!江湖這凶險之地,小公子不怕啊?"

女子披著幾塊毛皮織成的衣裳,手裏提著一罈酒罐子,那一頭亮麗的長髮也不紮起來就隨意的放在肩頭上,無一處不顯露著一股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

"我…我是偷跑出來的,我爹說過,江湖雖險惡,但江湖中人講義氣!江湖雖不如家鄉的一樣安全,卻溢著讓人深感溫暖,我想看看…爹口中說的江湖,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小公子握緊手中的蠱笛,身上全是閃爍不已的銀飾,和那女子比起來,就是富了些,也稱得上小公子的稱呼。

"呵,這年紀就膽敢孤身一人來闖蕩,小公子啊大姐我欣賞你!今天就讓我們喝個不醉不歸哈哈哈!"

只見那女子不顧著此時仍在大街上,便喝起了酒,看著小公子都不知該拿這位姐姐如何。

嘆,也難為這小公子了。

咕嚕,整罈酒就在女子兩三下的功夫見了底,倒是個魯莽的,而人,早已敗在酒精之下,猶如酒館中喝酒的中年人沒兩樣的載歌載舞。

大街之上,有個人突然發了酒瘋,有的婦人看了搖頭嘆氣便離去,有的小伙子看見是位美女就吹了吹口哨試著起鬨,有的好似女子友人要離去卻不來喝止她。

在小公子手足無措之下,有個人驀然的從天下使著輕功落到了女子身旁,來人十分高大,是他一生中看過最高的人,身上披戴著貌似流淌了瀝瀝鮮血的盔甲映著午後的日光,看著怪閃爍的。

不顧女子的放肆和玩鬧便將她抱在懷中,對著小公子點了個頭,道了個歉,小公子這才反應過來。

"沒關係沒關係,先將這大姐帶回去吧。"

語畢,就看那人將她帶料離開這吵雜之地。隱隱約約的還聽得見大姐的聲音迴盪在街巷中。

"怎麼是你啊!唉不要抱著我啊,你這盔甲壓的我喘不過來啦!"

"閉嘴。"

小公子也不留念,繼續踏上這趟江湖,爹說的不錯,這江湖,的確是好玩極了。

江湖,有恩有仇,賭的,是生命。

是否能全身而退,誰也不知,但是不悔,踏入江湖,說的義氣,殺的仇人。

不悔,曾經歷過。

评论
© 子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