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然

灣家,主劍三

【甘党】时光机

りんこの私人禁地:

-ooc有


-请勿带入三次元


-cp:伊东歌词太郎X天月








——如果拥有了时光机,你最想乘上它回到哪一天?


 


天月无所事事的盘腿坐在床上,身边是擅自将主人枕头据为己有的玲。右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猫咪柔顺的毛发,柔软又温暖的触感在指尖流动。


午后温暖的太阳照在玲柔和的毛上,为本就温暖的猫咪添上更加暖人的一层温度。天月小心避开沉睡的猫躺下,头沾在枕头没有被猫占据的一角,感受贴在脸庞猫咪呼吸的温度,及打在脸上柔和又温暖的太阳光。


就这么避开猫咪,晒着太阳,天月陷入了悠闲午后的不明沉睡。


吵醒天月的是电话响声,被丢弃在桌上的电话带着震动骤然在房间响起,把沉睡在早已落下的夕阳下的一人一猫吓的双双炸毛,玲抖了抖被吓炸的毛毅然决然的避开主人跑了出门,留下天月揉着受到惊吓还未清醒的眼睛,以及房内依旧在响的电话铃。


“喂?嗯?哦!歌词太郎桑啊”


摇摇晃晃从暖呼呼的床铺上爬起来抓起桌上的电话,天月带着明显未睡醒的鼻音结束了不断吵人的电话铃声。


“哦是什么啊哦!天月君说好的今晚出来一起吃饭呢!”


歌词太郎有些不满的声音隔着电话传到耳边,天月歪着头呆立了几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哦!!!!!!!!忘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睡过头了!!!!!!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歌词太郎桑!!这一定都是天气太好的错!!!!!我现在就出门我们哪里见!!!!”


头脑终于在巨大冲击下清醒过来,天月一边抓起桌上的钱包要是一边急急忙忙道歉。


“嘛嘛……天月君总之你先淡定一点……我也还没出门没事没事……”


 “早说啊害我以为你已经等很久了!”


天月低头看了看穿错了一只的袜子,赶紧偷偷扯下一边还不忘冲着电话那头的人抱怨。


“好啦好啦,那十分钟后老地方见啦~”


“ok~”


“那拜拜”


“拜拜~”


赶紧挂了电话天月拍了拍脸颊以便自己清醒一点,想了想还是抓起门边的毛巾冲进了浴室。伴随着妈妈大叫着你干嘛现在洗澡的声音硬是在几分钟内完成了洗澡这件事。


结果是,当他穿着衣服抓着手机冲到歌词太郎面前时,摸遍身上所有口袋也没有发现自己的钱包。


口袋里除了家里钥匙、suica卡外一块钱都没有,当然手上拿着的手机是另外的。


“怎么办啊歌词太郎桑……忘带钱包了……”


惨兮兮的一边望着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的歌词太郎,天月一边不忘举着手机发出一条推特。看,所谓死宅就是这么一回事,就算忘带钱包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一定是发推特而不是回家拿。


“不然我现在回家拿?”


“唔……虽然离的挺近不过回去太麻烦了吧……”


天月想了想也是,虽然这里离家并不是很远,但晚饭时间人总是很多,如果去太晚大概又要在餐馆门口等那么几十分钟了。虽然跟歌词太郎在一起的时间没有那么难熬,不过对于坐着等别人吃完饭这件事天月总还是有点敬而远之的。


“那……那怎么办……没带钱包还怎么吃饭……”


这么说着天月依旧不死心的翻找着浑身上下能翻的口袋,奢望能翻出好歹一块钱。


“我说天月君,你这么翻就算能翻出一块钱又有什么用啊!”


“对哦……”


在对方的阻止下天月终于放弃傻乎乎站在路边翻口袋的行为,看了看四周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拉了拉口罩,感觉自己刚才好像做了点特别羞耻的事情。


“走吧~~今晚我请客啦!”


“诶!?”


维持着手搭在口罩上的动作,天月瞪圆眼睛不可置信看着迈开步子的歌词太郎。平时穷死了穷死了天天喊的人居然开口说请吃饭,天月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大概可以用怪物猎人里得到了稀有素材又或者lovelive里单抽出UR希来形容,这种幸福来的太突然不知如何才好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天月君?走啦走啦~就当庆祝天月君被登上新宿大屏幕好了~!”


“哇——歌词太郎桑请客诶!我要吃贵的最贵的!!”


反应过来的少年握着手机就差跳起三尺高庆祝。天月一手扯着歌词太郎微长的衣袖一手举着手机举向天空,被拉着的人带着一脸无奈的宠溺说着好好好去吃最贵的。


大厦上炫彩的霓虹、街道边川流的人群、电车轰鸣着进站的声音,褐发少年乱糟糟的头发被灯光照着,在月光下投射出奇怪的剪影。几近相同发色的青年脸上印着红白的灯火,在道路交错不息的人影中印下一个高瘦的躯干。


天月最终还是拖着歌词太郎走进了一家不算很贵的餐馆,挺着胸宣布并不是为了给歌词太郎省钱,而是为了不花光自己的城堡费。


坐在桌对面的歌词太郎嘴角一抽,默默想着他居然还没有忘记城堡的玩笑啊。


餐点很快被服务员端了上来,天月习惯性拿出手机拍了照准备发推特。对面猛然伸来的手却轻松地从他手中拿走了手机,天月保持着握手机的姿势呆呆地眨了眨眼。


“吃饭时间禁止玩手机~”


对面的歌词太郎一本正经的将手机收进口袋,却掩饰不住眼底狐狸般的奸笑。


没了手机的死宅探过身子想抢回自己的手机,手指碰到歌词太郎拿着手机的手被毫无预兆的整个人扯向对面。


在天月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前,隐藏在餐厅一角被观赏植物遮盖的他们进行了一次简短到不能更简短的接吻。


嘴唇被触碰,之后立刻分开,甚至连确认真实与否的时间都没有。


歌词太郎松开手端坐回椅子上,眼角笑意随着天月渐渐变红的脸加深,直到某个死宅少年倒回凳子上泄气的拿勺子戳着面前美味的食物,歌词太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公众场合下爽朗的笑声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他人无意识看过来的视线让天月越发感到羞耻。低着头努力无视周围,将面前被戳的乱七八糟的食物塞进嘴里,却因为一次性塞了太多只能鼓着腮帮子像仓鼠一般一点点吞下食物。


结果是歌词太郎更加剧烈的笑声,180的高个子整个腰笑的弯下,捂着肚子肩膀抽搐着。


“喂!”


“喂!!喂!我说歌词太郎桑!”


“什……哈哈哈哈……什么……哈哈哈哈天月君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哈哈”


“够了吧!!!不要笑了喂!!!!!”


天月不满的用勺子小声敲着盘子,气呼呼的瞪着面前笑弯下腰的人。真是的,到底有没有那么好笑啊,太过分了吧这个人!什么最后的清纯派都是胡说八道,这人什么时候清纯过啊!


“对不起对不起……天月君的反应太可爱了一下没忍住……抱歉抱歉……快吃东西吧吃东西吧抱歉天月君”


终于从令人肚子疼的无限笑声中缓过来,歌词太郎一边道歉一边将自己盘子里完好的食物与天月碗里被戳的稀巴烂的食物交换。


“好啦这份还完好的美味食物就给天月君啦~作为道歉我就吃这个被天月君戳成奇怪物体的食物吧~!”


“看在你这么懂的份上,就原谅你好了。”


天月看歌词太郎毫不在意的吃下被自己弄的有些恶心的食物,也感到有些过意不去。舔了舔刚刚被触碰的唇,强压下又要爬上脸颊的红云,低头乖乖吃起了饭。


 


两人从餐厅出来街上人流已少了很多,毕竟还是周日的夜晚,明早要赶着上班上学的人都已经赶着电车回家准备休息。两人站在餐厅门口想了想,一致决定就这么慢慢逛到公园再逛回家,就当做饭后难得的散步好了。


月亮还悬挂在空中,未眠的城市还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的色彩里,两人踩着长短不一的步伐走在这一片未眠的月色下,静默又安详的气息越过喧闹浮躁的人群包围住两人。


当他们终于穿越吵杂的闹市走到公园附近回家的小路时,那股弥漫在恋人间不可言说的感情早已渗入内心。号称清纯派的歌词太郎率先仗着没人摸上了天月的手,实际的清纯派浑身抖了抖红着脸回握了歌词太郎的手。


“那……那个歌词太郎桑……”


天月将头扭向歌词太郎的反方向,从嗓子里挤出颤抖的声音。


“嘘……”


嘴唇却被人用手指抵住,停下脚步的歌词太郎转身站在天月面前。


安静的如同深夜般,风扫过落叶的声音清晰掠过耳边,天月听见自己不争气的心跳正在加速,眼前不时飘过歌词太郎有些过长的发丝,喉结不安的上下蠕动,嘴唇像抿着歌词太郎的手指般颤抖着。


下一步将发生什么毋庸置疑,天月自觉的为了掩饰内心闭上了眼睛。


接着唇上细长的手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体唇瓣的温度以及熟悉的气息,浓重炙热的气息在两人呼吸间胶着,紧贴在一起的双唇,舌尖交缠。


 


这一天与往常一样,是伊东歌词太郎与天月自相遇交往以来,再平常不过的某一天。


 


——如果拥有了时光机,你最想乘上它回到哪一天?


——如果拥有了时光机,我想我根本不会乘上它。没有你的过去,不存在让我想回去的理由。


 


 


 


 


——————————————————————————————————————————————————————————————


嘤~好久不写甘党要不会写了噜噜噜噜


新歌相性太好了忍不住摸了个鱼,最近忙的连鱼都不想摸了我真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嘤嘤~

评论
热度(77)
  1. 子然りんこの私人禁地 转载了此文字
© 子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