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然

灣家,主劍三

和朋友玩的双人轻功,下次再和其他门派玩看看!长歌的好喜欢呀

前一阵子经过海边拍的照,手机画质还是挺好的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透黎:


夜寂梦竛:



受教🙏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

约的私拍取消了只好自己在房间拍几张……

何不试着喜欢上毒萝看看?

她有着孩童般的容貌。

她有着纤细的四肢。

她不聪颖,她不可爱,她不撒娇,她也不乖巧。

但她只专情于你。

当你赐予她一支糖葫芦,她都会傻气的对你展开笑颜,好似跟你走了也无妨。

当逢年过节你不在她身边时,她从不会闹着要你陪伴她。

当她闹着不让你离去,因为她怕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的见面了。

你不知道她是怎样的想念你,你走的那一日,她忍着满腔的不舍看你离去,生活在你们共同相处的地方,嗅着有你气味的点滴,泪滴不止。

她每日为了能上战场替你医治,熟练了技能,一遍又一遍,你知道吗?

你不用替她担心,她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很好。

何不试着喜欢上毒萝看看?

尽管你连她是谁,都已经不知道了。

''在下靜候您的歸來。''

*********************

終於拍到一期了!!看起來就比弟弟們還弱哇!!

第一次排版希望還可以。

CN/後製:Tin

Photo:賽門

江湖。

小短篇。

最後變成丐姐和毒太的相遇了ʕ•ٹ•ʔ蒼丐

文渣,節奏快,內容短。

======

"哎呀!這是哪家的小公子啊!江湖這凶險之地,小公子不怕啊?"

女子披著幾塊毛皮織成的衣裳,手裏提著一罈酒罐子,那一頭亮麗的長髮也不紮起來就隨意的放在肩頭上,無一處不顯露著一股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勢。

"我…我是偷跑出來的,我爹說過,江湖雖險惡,但江湖中人講義氣!江湖雖不如家鄉的一樣安全,卻溢著讓人深感溫暖,我想看看…爹口中說的江湖,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小公子握緊手中的蠱笛,身上全是閃爍不已的銀飾,和那女子比起來,就是富了些,也稱得上小公子的稱呼。

"...

[欢乐向ooc]我一定要818那些魔性的正副队

杳桑云:

01
刘小别和高英杰在讨论乐事的事。
王杰希过来很自然地聊了两句。
刘小别惊讶:“队长你很潮嘛!”
王杰希:“因为今天下雨。”
刘小别:“……”


02


有一次在苏黎世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出去采购,他们迷路了。
喻文州就对黄少天说,少天你去问一下路吧。
黄少天说队长我母鸡地名啊。
喻文州想了想,用翻译器打了一排英文给他。
How do I grow haemorrhoid?
疑惑于路人惊异表情的黄少天回去下载了个翻译器。
黄少天觉得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已经没了:………”


03
嘴炮失利以后,张佳乐发微博怒斥叶修臭不要脸。
下面有人评论了句:真羡慕张佳乐你有个...

杰希老公好帅!!!!

燃烧原野:

#冬天了我们不穿优衣库系列(不是#

微草的大家有时觉得自家队长的品味和他的打法一样非常难以捉摸,正如比起茶他更喜欢喝可乐一样。

所以很多时候粉丝送的他们觉得队长绝对不会穿的萌系衣服,结果隔天王杰希就面不改色的穿上了。


真正的微草汉子,可以用一脸(假)正经完美hold住任何萌系服饰,并且在这上面完美延伸出一种反差萌!!!!(不要叫醒我谁叫醒我我就打断他腿(?!?!


没错!新系列是联盟私服~嘻嘻~最近打算每日一更,跟大家一起幸福存粮过冬!

这个系列就一个规矩:大家憋跟我说阿宅才不会打扮的太时髦!我不听!我是画手!我拒绝!再说这已经是十多年后的阿宅了!不要预测未来!我不管!我不听!不让我画的洗剪吹带彩色美瞳穿的像gay(啊?????)我宁愿狗带!!(张嘴大叫的小猫头鹰。gif


【敖烈&混沌】打(吵)架的段子

洵河:

“三太子出身高贵,不食人间烟火,怎能懂得凡人的执着。”那混沌的凤眼低垂,把“凡人”二字咬得尤其重。水珠从他发上滴滴答答往下落,洇湿了地面一大片。
敖烈眼中冷意更甚,像被戳到心里什么用狂傲和虚妄掩饰的东西。这虫子,是变相讥讽他多年修为天生资质,也不比得他这妖怪这些年来在肮脏底层的挣扎要好到哪去么。
他一脚踏到混沌肩膀,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若在耳边,地上的妖怪咬紧了牙把闷哼吞回去,却止不住疼痛的颤抖。
“一只小爬虫,还敢妄议神圣的真龙,可笑。”力道加大了些,混沌头皮一阵剧痛,那龙王三太子纤长白净的手已幻化作覆满鳞片的利爪,扯起他半长黑发。
他盯着敖烈微微眯起的金色竖瞳,脸色惨白,痛极了却扯出...

© 子然 | Powered by LOFTER